【教練之道】台灣馬拉松紀錄保持者-許績勝的長跑哲學

【教練之道】台灣馬拉松紀錄保持者-許績勝的長跑哲學

許績勝教練,1995 年在日本寫下臺灣馬拉松紀錄 2:14:35至今無人能破,回顧以往當選手的日子,他認為就是不服輸的心,徹底執行教練給予的課表外,更把自己的觸角向外延伸,大量吸收知識,不讓自己受限,才造就了當時的成就。

而現在,於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任教的他,除了帶領臺體大中長跑隊,每年也會舉辦訓練營,想把這段經驗分享給更多新生代的選手們。

“讓自己變強的方法有很多,把握當下及時努力,不要只是空想。”

不服輸的心,及時把握每個當下

從金門接觸跑步入門、到台灣打下中長跑基礎、最後進入日本開始更高一層級的訓練,許績勝始終認為每位選手有無限可能,只是很少人願意去開發它。

「在金門練習時,沒有人像我那麼認真,校隊該訓練時從無缺席,還記得有次颱風天我撐著傘到學校,結果只看到教練,其他人都沒到。」

來到台灣就讀體專後,比賽多,強勁對手也多,「我常跟自己生氣,我真的那麼不行嗎?」不服輸的他反而因此練得更起勁,人家練習跑第1道,他就默默跑第8道;練完教練給的,自由的時間還拿來加強自己的不足,『把田徑場當女友一天三餐戀』的成果,讓他在大學一年級就拿下了大運會的萬米金牌,跑贏當時最被看好的前一屆冠軍張永政老師。

「我也曾被講過傻傻地練,累得要死還被老天懲罰去跑步,聽在耳裡放在心裡,誰比較聰明最後不言而喻。」

後來他到日本實業團工作、寫下全國紀錄,就幾乎是無人不曉的故事了。

看待訓練如比賽,日本文化的震撼教育

會興起赴日本訓練的念頭,許績勝教練笑談也是因為不滿足眼前成就的個性。「當時比完人生第一場國際越野錦標賽,我才知道世界之大,怎麼盡全力還是輸那麼多,我不甘心只當國內比賽的火車頭,於是就一直找尋各種去國外訓練的方法。」

天公疼憨人,在時任田徑總幹事的紀政安排下,獲得了到日本體育留學的機會。

對他而言,進入名古屋商科大學的訓練體制後,帶來的最大衝擊是團隊氛圍,「我深深感受到選手們對教練的完全信任與服從,還有他們對訓練的嚴謹態度,要求自己做得確實精準,心態就像比賽一樣,差千分之一秒,贏就是贏,輸就是輸。」

在這樣氣氛環境下,也激勵他加倍努力,訓練的質與量硬是跳了一檻,眼看就快觸及當時的全國紀錄,已屆畢業年限的他,不願錯過長跑的黃金時期,毅然決然投入佐川急便實業團,一邊工作,一邊延續運動生命。

當年28歲的他,來到生涯巔峰,包括5,000 公尺14:24 、10,000公尺29:12、半程馬拉松1:04:05都是在那個時候寫下的紀錄。

“如果只是抱持著把時間度過的心態,就無法好好感受訓練能帶給你的東西。”

破紀錄取決於信心,先贏自己才能贏別人

進入實業團第二年,許績勝教練在1995 年二月別府大分馬拉松,以2:14:35成績創下個人最佳。

回憶起這場的突破關鍵,他認為在於自信心的建立。

「我說的自信,並不是壯膽或自大,而是對自身的掌握度。比賽是一個結果,往前推才是最重要的,教練給什麼我就徹底執行,對自己的能力也要清楚,不足的地方再做補強,這是作為一位選手的基本功課,而信心就是來自這些。」

儘管開賽前天空飄著雪,大部分人可能會覺得天氣很嚴苛,他也不讓情緒往負面走,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,至少不是颳風下雨,其他選手可以,我也可以。

為自己打下強心針後,他在這場賽事發揮實力,締造了台灣馬拉松的新紀錄。

"比賽比的是生理,更是心理,如果無法駕馭自己,贏不了自己,更贏不了別人。"

頭腦也要訓練,有知識才能了解哪裡不足

結束日本實業團的日子,回到台體大,他決定將自己所學的經驗與技術交棒給新世代,任教十多年,曾指導過數百位競技選手,他始終相信大環境的條件可以努力克服,關鍵仍在於選手本身。

「可能因為從小培養的觀察能力,遇到任何問題都想自己解決,務農、修腳踏車、煮飯等等,換到訓練上,我也一直抱持著這樣的態度。」

他以跑步動作為例,1秒跑3-4步,如何在過程中讓自己的肌肉輪流休息,什麼時候該用力、什麼時後該放鬆,如果無法掌控身體,自然就會浪費許多力氣。

許績勝常和學生分享,要讓自己像章魚一樣,訓練不能只靠眼睛,身體各部位的感官都要打開。而所謂的訓練,也不僅僅只是體能的鍛鍊,知識的累積同樣重要。

「無論學校教的課程、網路上的知識,解剖學、運動生理、心理等等,你必須把自己的眼界打開,大量吸收,了解它們對身體的影響,有了這些理論為基礎,你才知道要如何彌補自己的不足。」

而這也是他長期觀察國內青少年選手,認為還可以進步的地方。

"成為一名智慧型的選手,才有辦法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。"

培養求知慾,了解後就不害怕改變

運動訓練的關鍵,不外乎訓練、休息與營養三個核心,但後兩者卻往往是最容易忽略的部分。在大專院校的執教過程,許績勝教練看到大部分選手不是不願意做,而是因為認知不足,自我要求不夠,因此做出較不理想的決定。

「像是午休或是睡前一直使用手機,以為這樣是放鬆,但其實是會影響神經活性,實際的恢復效益是變低的。」飲食方面也是有相同的問題,現代講求便利的結果,往往就是沒有攝取足夠的營養。睡不好、吃不好自然恢復不好,接著再影響訓練品質,就形成了負循環。

想追求更好的表現,得先養成自己對求知的能力,這是許績勝常給學生的叮嚀,「當你從不了解、認識、接受到對它產生好感,才會有勇氣做出理想的改變。」

以吃這件事來說,許績勝說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「別看我現在百無禁忌,以前不要說納豆不敢吃,起司、乳酪、優格或生魚片都不行,但因為日本教練告訴我它們的營養成分,後來我強迫自己接受,到最後也喜歡上它們。」

“你要成為什麼樣的選手,就要做出什麼樣的改變。”

提升訓練的質與量,營養攝取不能少

隨著成績提升、訓練的量與質增加,身體的需求也會跟著變高,談到在日本訓練的日子,許績勝認為他的營養觀念也是在那個時期改變最多。

「我相信從日常飲食中攝取還是最重要的,但大多時候我們可能都沒辦法攝取這麼多,更別提現在的選手連最基本的飲食都未必能做好,不足的部分,就可能會需要搭配營養品做補充。」

作為培訓選手的第一線,許績勝教練一直關注各種技術、心理、器材與營養等新知,也因為以前指導過的學生介紹,認識了鋭速。

長期接觸營養補給的他,一看到水動能電解質液很快就理解它背後的機轉原理。「在日本我有嘗試過類似產品,他們叫做『喝的點滴』,就是身體可以直接吸收的意思。」

為了讓學生了解這些水分補充產品的差異,他曾經用味覺來解釋身體的反應機制,「運動飲料是甜的,但我們的汗水是鹹的,這代表著當流失過多時,就要特別留意如何維持體內的平衡。而現在有了水動能電解質液,讓補水這件事變得簡化又有效。」

不受限,就有辦法看到無限可能

當選手時就懂得以科學理論為基礎,配合個人差異做訓練,如今許績勝也很樂見學生將觸角往外延伸,盡可能地吸收。

「像這次鋭速團隊來學校和我們交流就很好的經驗,能幫助選手確實了解他們使用的補充品,對身體有哪些幫助。如同我之前提的,當你越了解自己,才能駕馭自己,有了信心,實力才有辦法完全發揮。」

協助台灣年輕選手在訓練、休息和營養逐漸找到平衡,並且在成績表現上有所斬獲,是許績勝一貫不變的目標。至於未來的路要怎麼走?這個常被學生問到的問題。他用自身的經驗,給了一個明確的答案:

不要限制自己的無限可能。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